元无斋/元三岁 (希望点开来看一下呀☆)
慎fo
你可以枯萎,可以褪色,但决不能堕落。
愿每个人都能活成自己期待的模样.
My last salutations are to them
Who knew me imperfect and loved me
——远方有多远?
——理想到现实那么远。
——那我就花一生去寻我的远方吧。

求助

有人有做吧唧的经验吗。

(雷卡)Brother 1

序章

一个日常长篇

原创女主,当然就只是个助攻

这篇名字可能要叫一个直女的观察日记

结尾BE

欧欧西致歉





       其实劳拉和她母亲爆发矛盾的直接原因是我,这也是我之所以离开她家,去往我之后所寄宿的那对兄弟家的主要原因。约翰逊夫人并不喜欢我——一个没有稳定收入且是异国人的嘴巴不甜常常沉默寡言的女学生,又有谁会待见呢?

       


        即使劳拉表现出依依不舍,拉着我的手恶狠狠地瞪着她母亲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嘴里骂着不入流的脏话。愤怒使她被白色背心紧紧绷住的高耸胸部抖动,高腰牛仔裤下的白色球鞋重重地点地以示抗议。可约翰逊夫人不听,板着脸回以两个黑洞洞的鼻孔。约翰逊先生也拉着他夫人的臂膀纳斯秋莎、纳斯坚卡乱叫一通。可约翰逊夫人依旧别过脸,然后冷漠地出了门。约翰逊先生紧跟其后。



       砰砰的关门声静止数秒后,劳拉抱着我的肩膀,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纳斯佳就是这样!一点也都不通情达理。她可别是小时候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冻傻了吧!”纳斯佳,是约翰逊夫人的名字。我对于她直呼母亲的名字感到微微吃惊。她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像是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道:“嗯...那对兄弟可不是什么好人啊....”我不以为然,只当她在说她的追求者其中几位。



       没隔多久,约翰逊先生再次进了劳拉的房间,步调匆匆。“嘿老爸!”劳拉爆发出尖叫“你进来没有敲门!”为此,约翰逊先生不得不再次道歉,气喘吁吁地用帕子拭汗。“嘿嘿!姑娘听我说,你听我说!”我站起身来,表示自己有在听。“我给你找到了一个好住处了....”他假装没有看见劳拉不可置信的神情,接着往下说,”在市区,对,繁华的市中心,离你的大学挺近。那家有个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和你在同一所学校。“他从口袋抽出一张揉得皱皱巴巴的纸,上面的字清楚地标明了位置。



       我道谢,并表示对给他们家带来的麻烦深感歉意。他张开了双臂想拥抱我,劳拉一手抱着胸一手拦下我说:”别啊,他只是想感受一下你的胸围。“约翰逊先生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试图解释什么,然后握住我的手对我行了吻手礼。



        我顶着劳拉同情的目光和约翰逊先生傻乎乎的笑来到了我即将寄宿的地方。那里极静,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它与闹市隔绝。树影婆娑,阴森的风从叶间穿过发出细碎的呜咽,温暖的阳光吝啬于停留在这里,马路中央是明晃晃的金色,面前则是不怀好意的灰色,四周显得荒凉而没有人气。我再三犹豫了一下,提着行李箱步入里面。迎接我的是一声嗤笑。


        

          ”弱鸡就是弱鸡,进个门还需要踌躇这么久。你在外头多久了?十五分钟还是半个小时?“他从黑暗的阴影中走出,在我眼前笼下一片阴影。他生得高大挺拔,眉目俊朗,只是眼中讥诮之意令人感到不爽。



          ”不爽你就滚,我是这里的主人——雷狮。“他看出我的内心活动,竟真往回走去,给我留下一道背影。我正想开口,被另一道毫无波澜的声音给打断。那个声音隐隐还有些指责的意味。


 

           ”大哥,不要玩了。“



           那是一个少年吧。我想。我看着前面站着的两人,自己被雷狮强行按坐在椅子上,两人的阴影被灯光拉长显得诡谲。”我叫卡米尔。“少年开口,屈指将帽檐往上挑了挑露出蔚蓝的眼睛,”如您所见,雷狮是我的大哥。“雷狮冷哼了一声算是赞同,卡米尔顿了顿抬头看了看雷狮。雷狮会意地颔首说:”安分守已点。房间不要乱进,事情不要乱问,话不要乱说。其他随意。在你房间里你怎么嗨都成,客厅里尽量保持沉默,卡米尔不喜欢吵杂的环境,我也是。“他摸了摸卡米尔露出的一撮头发,在手掌中捻玩,“希望你聪明点。”雷狮说完便走了出去,卡米尔伸手拦下他递过去一件蓝白相间的外套。


           

          “知道了。啰嗦。”雷狮虽然嘴上抱怨着,但却抖落抖落那件外套往身上随意一披,伸出两只胳膊钻进洞里拉上拉链,回过头看看卡米尔。又转过头对我笑着说:“晚上见,弱鸡。”



            卡米尔目送着雷狮出门,这才转过身看我,笨重的红围巾一晃一晃的。我想伸手帮他理理,他手比我快拦下了然后兀自整了整围巾。我问:“不热吗卡米尔。”卡米尔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一个忠告,愚蠢且不知情的人长命百岁。”他的眉毛极粗,流露出狠呆呆的感觉。我这才发现他眉目间的阴鸷和雷狮如出一辙,只是他以他温和的语气和相对其他男性要可爱的脸糊弄人。我心下了然,明白了这两兄弟都惹不得,当下决定日后绝不多问,尽量绕着这两兄弟走。



        我总算有点明白劳拉那句自言自语的意思了。可她为什么要在那时候这样说,难道她早就知道了什么?

如果她出了!求买爆!
还有就是,我要花仅剩的电量和流量repo 她。
她人真的很好,三观很正,学习成绩也很好。会配音会编程会音乐会写文,总之大佬。比我夏威夷阳光的热情,她更像济南冬日的暖阳。是一个非常温和、善良、知性的大姐姐。
虽然她的画可能在一些人眼里还有些粗糙,但我相信,在不久无论是她还是她的画都能变得更好。

墨云殇熙:

是主角组,姿势有参考,想印个吧唧玩玩,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想买。纠结.jpg

感谢 @元那个无那个斋 对我的精神支持和我群里的一个大佬的线稿加工@末鬼【不知道她有没有玩lofter】

恕我直言,槽默伶还带上凹凸世界tag 的人不太厚道。

(月贵)有病的段子

东方月初叼着根不知哪瞎掰的草秸叼嘴里,晃着串冰糖葫芦二郎腿翘得自在,舒舒服服地躺在树杈间说:“表哥,在皱眉可是会变成老道士呀哎哟!”



















冰糖葫芦上的冰糖掉下来破碎在王权富贵的长发上……。
王权富贵:冷漠。






@林*優*栀 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个人立场(。)

1.隐性雷安吹。但我尽量小号发雷安,推雷安。
2.依旧很喜欢凛冬老师。
3.依旧很喜欢默伶老师。
4.我,三观奇怪,价值扭曲,脾气不好。
以上,取关随意。
好了,所有话我都敞开讲完了。
忍受不了,请取关!!不然双方都很难受(。)

初音手办090大佬送的,雷卡抱枕数学课代表送的,阿尔弗雷德钥匙扣英语课代表送的,两个罐头是 @林*優*栀 历史课代表送的。
剩下的,我氪金买的。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预告

雷卡预告。

“大姐,你的墨镜哪里来的?”
“抢的。”

“大姐,手枪里没子弹,不必指着我。”
“不错嘛,卡米尔。”

“橘子?你喜欢吃那玩意儿?”
“不喜欢。太酸了。”
“那就打爆好了。”

“卡米尔,我命令你——随我去流浪。”
“好。”

分享一个说话的艺术

我想去漫展时如何让父母答应。

我:妈——数学课代表约我周六去玩诶!(先点出约你出去对象、时间和地点)
妈:哦……还有谁?
我:其实我有点不想去……
妈:为什么?你和数代关系不是很好吗?
我:去的都是年段前十的大佬,我一个六十多名瞎掺和什么。你看你看,第三名和数代聊数学题,第七名和数代聊编程!难道我负责尬笑吗?!(①说明一同游玩的是大佬②抛出自己的成绩排名试探父母的态度是否ok 能否让你出门)
妈:那就去啊,多学点总是好的。
我:那是漫展诶……要门票的。我,穷了……买五三穷了。(①开头点出具体做什么要去哪里,再次试探。另外委婉说明自己没钱②突出自己有努力学习)
妈:哎哟门票多少?
我:50rmb
妈:哦,那我付吧。你觉得有意义就好。

(雷卡)Brother 序言

一个日常长篇

原创女主,当然就只是个助攻

这篇名字可能要叫一个直女的观察日记

结尾BE

欧欧西致歉






      九十年代初,我背井离乡来到了异国的土地上,那年我才十八岁。站在异国的街头,汹涌的人群将我所有为数不多的安全感给冲刷殆尽,我只能拽着白衬衫的一角彷徨迷茫如雏鸟。



     好在我的女友劳拉——这个不折不扣的乐天派,倒是开着她那辆小破车兴致蛮高的来接我,我们在碧绿的麦田里狂飙,车窗完全敞开,风刺剌剌地灌进来,鼓动着她的一头栗色的长卷发。她那迷人的碧绿眼眸望着前方,可手去不老实地松开方向盘,只单手虚虚地扶着,风中全是她拉长音调的无意义笑声、喊声。我承认这有点傻逼透顶,但不可否认她是我在这个国家唯一认识的人,她的出现好歹冲淡了我的一点不安情绪。


     约翰逊先生是一个和劳拉一样乐天派的美国佬,熟人跟他打招呼总是说——嘿!这可真他妈是个地道的美国佬!可约翰逊夫人是一个刚劲坚毅、却又苛刻严厉的俄罗斯女人,她的眼神像是X光将我上上下下地射过一遍,紧跟着就是从鼻孔里的一声冷哼。



      我不太喜欢约翰逊夫人的眼神,好在劳拉和她亲爱的老爸热情拥抱后终于想起我这个尴尬的存在,朝着她的妈妈轻佻地挤眉弄眼后拉着我走进房间去。


      约翰逊夫人长长的叹息一声,豆沙红的刻薄双唇从抿起慢慢重重地往下压,显得很是沉重。我突然鼻子有点发酸,我想,我想如果我现在能看见妈妈,她大概也是这样叹气吧。不置可否,我想家了。


       房间宽敞而向阳,除了有些杂乱以外都相当舒适,我百无聊赖地翻动着劳拉放在床头柜的几本时尚杂志,她正对着透明的玻璃窗整理自己栗色的卷发。虽然我不知道这妞儿为什么不选择在梳妆台前打理她那漂亮的长发。但不得不说,她的脸蛋确实好看,是那种健康的好看,双颊红润得像是家乡大片大片的红高粱。玻璃忠实地映出了她星光橘的双唇和眼角微微往上勾的大眼睛。我透过她碧绿的眼眸,看见了风光旖旎的法国。


     在很多年后,我还是会想起那个悠长而宁静的下午——隔壁书房放出悠扬的歌声婉转而美妙隐隐有男声的和声。约翰逊夫人在楼下喊着劳拉,劳拉死活不肯下去,只是痴痴地对着窗外的法国风景打扮,像是花枝招展的少女挑战贵族少妇的权威。我坐在秋千上,翻看着时尚杂志。地上各种色号的口红抛在软垫上,梳妆台是还没来得及收拾好的粉饼和眉笔,收纳箱里是各种颜色的发带还有发箍,镶着水晶和亮片的发夹在阳光下微微发光.....


     这样的日子温柔得过分了。我想,我想.......很多年后,可能我会忘记那对兄弟的模样,忘记法国的夏景,甚至忘了劳拉这个人,但我绝不会忘记那日下午的阳光和在记忆里微微发光的发夹。

© 元那个无那个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