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请阅览。
墙头杂乱,cp 混邪。
灵能/凹凸(已淡)/APH(养老)/bsd(已淡)/一人之下(佛系)/兄坑(佛系)
死在南烟斋笔录、饕餮娘子和龙族。
垃圾江南毁我青春。
最喜欢的名著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暂无明显厌恶的雷点。
近期喜欢《战起1938》中的海因茨
我们来日方长。

【宝岚】雪满长安道

张楚岚曾经带着冯宝宝去西安办过事。时值隆冬腊月,喜庆的红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张扬起来,铺天盖地的堆砌了满眼。

刚下飞机,冯宝宝哈了口气,白雾应景的出现,飘飘然又没了痕迹。张楚岚点了支烟,火光有点暗,在细濛濛的雪中扑闪。

“宝儿姐,你冷吗?”那边没有应答,张楚岚看到她黑黑的眼睛里倒映着万家灯火,像是小小的窗。冯宝宝摇摇头,说不冷,过了一会儿她说她饿了。于是张楚岚在路边的小摊停下。火炉子煨出了香气,凑近些热气就喷上脸,皮肉上便多了点水汽。

于是张楚岚买了一截玉米和一个红薯。冯宝宝啃着那个红薯,活像只仓鼠,腮帮子一鼓一鼓。她还饿。但张楚岚让她先别吃玉米,拿着捂捂手。

她张张自己的手,那手很白,然...

【海因茨中心】他和他的猫

海因茨在餐桌上提出他想养猫。


秦恬和奥古先是一愣,直到秦恬不厚道地笑出声来。海因茨诧异的目光偏向她。面对这样的眼神,秦恬已经不是当初哆哆嗦嗦的小女孩了,她转过头去跟奥古说:“一山不容二虎。”海大爷和猫主子嘿嘿嘿……真想看海因茨吃瘪。后面半句没有说出来,因为奥古把面包片塞进了这个小姑奶奶的嘴里。


奥古其实也想笑,但是海因茨是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这样做不大好。他打圆场地轻声问道:“海因茨,你想养什么品种的猫?”海因茨只是冷漠地看了一眼笑得捶桌子的秦恬,心想:这女人的疯病会不会传染,然后高傲地哼一声走了。


“哎哎!大爷您别走啊!吃饭,饭要吃完啊!...

很久没经历过偷偷看书的快乐了。
呜呜呜呜呜呜我对不起老师对我的栽培,对不起学校对我的教育,我一模前竟然在看小说。
……不过真好看啊。挠头
明天可能要爬起来背书了。

昨天制订了完美的复习计划,结果写完作业没忍住玩起来了1551
灵能第二季下午又看了一遍,mob 真的该死的苏,太感动了。
又看了约定的梦幻岛,三人组也太棒了吧!三个我都爱呜呜呜呜呜。
晚上和妈妈还有干妈一起出去吃饭,顺便修了个眉。看上去很宝气xxx

霍仙姑

霍家现在的主事人生得好看,跟仙女一样。身段又好,啧啧,穿着个旗袍屁股扭得那叫一个漂亮。腰肢也看上去比外头那些身子不干净的娘们软,真不知道他们霍家女人练的都是些什么奇术,倒斗讨好男人一个不落……嬲你妈妈别!那眼神,是个男人被乜一眼都浑身酥软,祸水啊。这娘们也野,上回有个年轻的小伙计多看了她几眼,她就一巴掌招呼了过去面上还笑盈盈的,眼珠子转得媚啊。更不要说作假帐的人,没得那叫一个无声无息。真不知道这样的女人谁能招架得住,不是在床上被榨干就是被霍家女人时代相传的精明给架空。老伙计咂咂嘴,叫了一碟花生米又开始唾沫星子乱飞地吹嘘。

新年快乐哟各位☆

2018年末总结

曾经因为对方写文好而嫉妒过……一点点。

花伞:


【一月】
乙女期,文没法见人。



【二月】
还在乙女期,依旧没法见人。



【三月】
“那我就开始想,我怎么才能够自由,做自己的主,然后我想到了自杀。自杀听起来很可怕,但是这十分诱人,生死由己不由人,所以我想我以后的死亡绝对不要是浑身插满管子,待在ICU里面等死,我选择自杀。”
电话那头吴夏没了声音,过了很久,他问我:“你打算什么时候死?”
“24岁。”
那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过了24岁,我就会走向年老。我想让自己的生命留在最最灿烂的年纪,就像花朵开在最盛时,下一秒便是死亡。 ——《我的一生》



【四月】
真...

快要2019了。
我想问问有没有人出露中本《深爱》
圆我一个梦。

三桥的嘴,骗人的鬼。

我们诞生在同一片土地,只要不停地奔跑,就终将会相遇。

© Summer . | Powered by LOFTER